在线客服电话:029-89240896

西安(秋季)连锁加盟创业投资博览会

西部规模第一,高人气、强宣传、大效果

2018年9月14-16日 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媒体中心 > 展会新闻

展会新闻

Exhibition news

曾经的叛逆少年,从无到有,胆大心细,创造了布丁神话。

发布时间:2018.06.04发布人:

读书何所求?将以通事理。—— 张维屏‍

这回,小编给大家推荐一个曾经的反叛少年逆袭成功的故事:


20世纪60年代,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利兹·萧尼斯曾因严重的反叛心理而成了墨尔本很少见的街头少年。如今,她经营的“极品布丁”公司已经成为资产上百万元的企业,并且给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年轻人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。

 

这位年近50而生气勃勃的女企业家浑身散发着干劲、精力、热情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—同情心。

 

她带我参观了不大的厂区,当时是晚上7点钟,机器在全速运转,年轻的女孩们正忙着搅动大桶里的布丁配料。利兹兴奋地谈到,由于企业的规模已超过了这些厂房所能容纳的范围,他们明年要搬到更大更好的地方去。

 

在她桌子上放着一排包装样品。极品布丁以其讲究的包装而闻名。这显然是一种有效的销售策略。

 

利兹善于与人交流。她用一种有趣的方式讲述着她的生活和经营战略:“我们有口味最佳的布丁,有最精美的包装,这是最好的产品……”


  

 特殊的身世,以往的岁月


利兹·萧尼斯于1951年出生在东墨尔本的一个信奉卫理公会宗教的家庭。她母亲是教堂的风琴手,父亲是教堂的引导员。利兹说:“教堂支配着我们全部的生活—一种耗费时间、完全僵化的生活。”因此,利兹和她哥哥都很痛苦。

 

她母亲死于脑溢血,终年42岁。那是一个下午,利兹放学回家后发现母亲失去了意识。在被送往医院抢救后,母亲只活了两个星期。“那时,我快12岁了。”

 

一年半后,她的父亲再婚了。继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,她对孩子们很冷漠,还让他们的父亲在孩子和新任妻子之间做个选择。他选择了妻子。后来的30年里,父亲和女儿一直没有见面,直到父亲临死的时候,他们才重新团聚。“但太迟了,我们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

作为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孩子,利兹走上了错误的道路。“我只是爆发了。家里没有了爱,所以我把这作为一种报复。‘妈妈怎么能死呢?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’这种想法与天生的叛逆结合在一起,结果是不可理喻的。”

 

20世纪60年代,社会正在经历着剧变,这在澳大利亚历史上是一段有特殊意义的时期。15岁的利兹离开了学校和家庭,出去工作了。她开始投身于音乐剧,成了一名未成年的夜总会会员。


在接下来的一年半中,她搬了13次家。面对道德的危险品—毒品、厚脸皮的人、乌七八糟的房间,她从小接受的严格教育起了作用,使她不可能融入其中。于是,她成了这个“黑社会”场面的旁观者,而不是参与者。“我只对欣赏音乐和跟人结识感兴趣。”

 

不过,她的家人还是出面了。在把她送往当地警察局的车上,一位女警狠狠地骂了她一顿。

 

成长·往往不是一朝一夕


利兹从一无所有到拥有一家成功的现代企业,这种巨大的变化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。

 

利兹曾经从事过一系列的办公室工作,接受了为期两周的接待员培训,这帮她得到了第一份发挥潜力的工作。


她虽然没有正式的文凭,对此她曾耿耿于怀很多年并一直以此为憾,但后来她还是摒弃了那种要做出成绩必须先有一个学位的观点。“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转折点。我知道我可以做所有的事情。我意识到一个人所需要的一切就是基本的智慧。”

 

最终,她在夜校读完了12年级,并在斯文波恩理工学院修完了一门销售课程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认为自己所学到的大部分东西是从工作中得来的。

 

接下来的12年,她一直在塑料行业工作,为一个年轻的有进取心的企业家处理办公室的事务。“除了开卡车外,我什么都干,完全是个杂工。我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,学到了经营管理的全部内容。这对后来经营我自己的企业是一项很好的培训。”


利兹从那儿又跳到一个更高的职位,在地毯行业里做管理工作。她是负责生产计划和管理的经理。“我们的产品在地毯市场上是高档的,这些地毯的色彩由顾客自己决定,设计是一次性的,这意味着我要跟建筑师及室内设计师合作去创造美丽的居室环境。”


厚积而薄发,终走创业路


利兹在地毯行业里工作了九年。终于有一天,她刚刚走进办公室,就立刻意识到在这里的路已经走到头了。“我知道我必须前进。在那儿,我的精神已经奄奄一息了。”那是1993年,她决定创办自己的企业,创业。

 

怎样从地毯走向布丁呢?利兹曾一直帮一个朋友做周末食品供应。“我负责甜点。”利兹解释道。她去艾米莉·麦弗森图书馆查到了早期澳大利亚移民的食谱,其中之一就是现在非常有名的古尔高维布丁—后来这种布丁把她推向了成功之路,这就是后来的极品布丁。

 

“古尔高维”这个土著词语是位于新南威尔士西南方的一个乡间小镇的名字。那儿是非常落后的农村,贫瘠且被灌木覆盖。人们是在1800年把它作为牧区而来此定居的,后来为这里众多的大型牧场修建了一条铁路。利兹曾亲自到古尔高维去考察,希望找到一些浪漫的或不同寻常的东西,结果一无所获。

 

在19世纪初期,这个地区的女移民发明了一种不用面粉的布丁,这种布丁的原料有香蕉、面包和制作葡萄酒用的水果,比如无核葡萄。她们把这种布丁叫做“古尔高维布丁”。利兹对原始配方稍微做了一点改动,加入了大量的国王岛奶油。“它们简直美味极了,每个人都很喜欢,他们大口吃完又回来接着买。”

 

每天晚上,利兹都会用厨房的炉子烤三个特别大的布丁,用细棉布捆起来,然后把它们挂在走廊里。到了周末,她就把它们切碎,带到集市上去卖。“我是在观察消费者对布丁的反应如何,看看我是不是真能做出点成绩。我在市场上摆了个小摊,结果所有的东西都卖出去了。”

 

她发现产品很受欢迎,就决定把它推向航空公司。澳大利亚航空公司(后来的堪塔斯公司)给了她第一份订单—每周1 000个甜点大小的小布丁。那时是1993年,她没有厂房,没有生产用的厨房,没有员工,也没有足够的资金。

 

航空公司通知利兹要检查她的厂房。“我当时想,什么厂房?我没有厂房。但我却回答:‘哦,行。’我开始害怕了,但我实在不想因为没有厂房就放弃这桩生意。”

 

利兹很快便开始寻找生产用的厨房,找到了现在的工厂,这块地方后来被她扩大了。她从1993年5月开始一直租用至今。她又从一家私人医院买来两个蒸锅,现在她仍在使用这两个锅。这样,厂房就顺利通过了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的视察,尽管那里还没有生产过一个布丁。

 

“我每四个星期做4 000个布丁,这两个蒸锅足够应付了。但是,我现在反倒不如以前了,因为客户在价格上给我施加压力,而我不能说我做不了。”

 

利兹说她有一种被推着向前走的感觉。她仍然担心自己走进了一个不熟悉的领域,她所拥有的一切只是一纸合同。

 


参加博览会带来的新机遇


利兹决定全身心投入,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。她亲自到新加坡食品博览会去看看食品究竟是怎么回事,去学习怎样真正开办一个食品企业。“那次博览会教会我如何介绍并推出产品,还给了我很大的鼓舞,让我觉得可以在这一行埋头做下去。”

 

利兹真正开始创办极品布丁公司是在参加完1994年墨尔本食品博览会之后。这次博览会上的一个展位要价大约是1 000元。食品博览会非常重要,因为那里是所有食品采购商都会去的地方。


她从古董商那里借来了价值十万元的法国古董,用这些古董把展位装饰起来,使它看上去像一间法国的画室。虽然是首次参展并且只有一种参展产品,但利兹的展位出人意料地获得了博览会最佳展位奖。

 

胆大、心细,成功其实很近


“我只有一个布丁,但我让它看起来像是101个。”于是她的企业真正开办起来了。

 

一个月后安塞特航空公司跟她取得了联系,于是她得到了第一张价值75万元的大订单。她每天要在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为安塞特供应4 000个布丁,并且把产品冷冻起来送往全国各地。

 

航空公司要求她的第一批产品交货期不能超过五周。“我所拥有的一切就是两个蒸锅。我需要设备、洗涤机、洗碗机。我需要雇人。我对产品能否冻住一无所知。我也不知道怎样把小批变成大批。我需要设计出包装,想出保证食品不变质的办法。我要知道加工如此大量的食品需要多少原料。而我只有四个星期去做这些事情。”

 

首先要找到资金。利兹先去了她从年轻时就与之有来往的银行,但他们不想听她说下去,因为75万元的合同对银行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。她去了五家银行,都被回绝了。她快没时间了。“但我不会让这个合同泡汤的。总会有家银行给我贷款的。”11个小时之后,她在ANZ银行的借贷部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整个计划充满信心的年轻人。

 

后来回想起这些,她说她可以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觉得她那是蛮干。银行的理由是:“你自己从来没有经营过企业。”“食品业充满了风险。”“如果你失败了会怎样?”食品配备设备的转卖价是很低的,所以银行担心如何收回资金的问题。利兹说:“家里有我的资产,但由于我是个女的,这就暗示了我所做的一切是在冒险。”

 

后来,利兹离实现计划只有一个星期了。

 

她已经研究了所需的包装。“我订做了特殊的盒子和托盘。托盘必须制成能相扣在一起的样子。我必须做好准备,比如900千克的香蕉,还要有捣碎香蕉的机器。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但还是没有员工。而此时已经是必须开始生产的前一天了。”

 

利兹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去联邦就业服务中心(CES)找人。“我脑子里充满了要给年轻人机会的想法。过去我在一些机构里做过很多志愿者性质的工作,工作对象是街头少年和贫困孩子。我请服务中心的人告诉我,哪些年轻人失业时间最长。

   

这些年轻人不是没工作过就是长期失业,只有很少的工作经验或者没有工作经验。我承认这是一个可能会失败的实验。”但是它成功了。利兹说:“我们要做的一切就是在上岗前一天对他们进行培训。”

 

在联邦就业服务中心那里可以有很多选择,但她还是固执地雇了最先来找她的四个年轻人。这四个人中有一个现在还在她身边工作。“他刚来的时候是一个17岁的孩子,现在是我的生产主管。公司成长了,他也在和它一起成长。他成熟了许多,承担着越来越多的责任。”

 

他们第一次批量生产了600个布丁。“这离我们的目标还很远,但我们很快就有了存货,那个星期快结束时,我们可以发送第一批产品了,一共是24 000个。我们昼夜不停地干,终于准时完成了任务。”

 

与安塞特合作六个月中,极品布丁的合同履行得非常好,每次都能准时交货,因此合同又续签了六个月。

上一篇:交汇西安“2018西安连锁加盟展会”助力创业者梦想落地 下一篇:与大V交流后,加盟创业小白思路明朗,创业手到即来!